传奇霸业代言人
 
生活晨報網 生活晨報微信 微博
現在位置:首頁> 文苑
面對曾經的背叛,我是否該選擇原諒
作者:喬靜濤 日期:2019-06-05 出處:生活晨報


  講述人:龐慶霞,63歲
  本期主持:喬靜濤
  父母只有我和妹妹兩個孩子,我們從小一起長大,相處得非常融洽。小時候,因為家里窮,我們倆不止一次地商量決定,將來一定要一起孝順父母,我包吃、妹妹包穿。可是,我結婚不久,妹妹就插足了我的婚姻。我離婚,妹妹嫁給了我的前夫。從那之后,我和妹妹再無交集。
  
  帶著他去見妹妹
    我比妹妹大3歲,小時候,妹妹總是跟在我屁股后面玩。那時,因糧食供應有限,我們便彼此照顧,總是互相謙讓:“我吃飽了,你多吃點。”
    在那個年代,父母算是思想比較進步的,盡管收入不多,卻一直支持我們上學,直到我們高中畢業。
    1975年,我高中畢業后進入一家國企上班,同我進入一家單位的還有隔壁班的小朱。
    在學校時,因為不在一個班,我和小朱從未說過話。到一家單位后,由于是校友,兩家距離又很近,我們倆很快就熟絡了起來,并經常結伴上下班。那會兒,他早晨從家出門后,路過我們家巷子口時,就會等我一起上班。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,有了煩心事,也會相互開導。
    1976年3月6日是我的生日,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,小朱提出要和我交往。聽了他的表白,我害羞地逃離了現場。其實,我早已對他產生了愛慕之心,只是不好意思表白。跑出一段路后,我激動的心情才漸漸平靜了些。于是,我放慢了速度,等著小朱。待他跑到我身邊時,我點頭同意和他交往。小朱高興壞了,一把抱起我,轉了好幾圈。
    那天晚上,我興奮地把我和小朱的事講給妹妹聽。妹妹非常羨慕,還迫不及待想要認識未來的姐夫。第二天,我就帶著小朱見了妹妹。初見小朱,妹妹就悄悄在我耳邊說:“姐,你太有福氣了。”我很高興,覺得妹妹認可了他。
    后來,我又帶小朱見了我父母。之后,小朱幾乎每天下班都要去我們家坐坐。每次到我家,我都會去廚房給他準備好吃的,讓妹妹陪他聊天。我在廚房忙著的時候,總能聽到他和妹妹的笑聲。那時,我覺得我找了一個家里人都喜歡的人,暗自歡喜。
  親手送上獨處機會
    一年后,妹妹高中畢業了,我和小朱也在親戚、朋友的祝福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我從家里搬出去,住進了新房中。
    我的新房就在妹妹單位對面。為了讓妹妹有個午休的地方,我特意把新房的備用鑰匙給了妹妹。
    當時的我萬萬沒想到,就是這把從我手中給出的鑰匙,葬送了自己的婚姻。
    新婚后那幾個月,妹妹不好意思來我家,還總說要把鑰匙還給我。我數落了她好幾次,她才勉強又收下。1979年,我生下女兒酸酸。這時,我給妹妹的那把鑰匙發揮了作用。因為小朱工作忙,婆婆又生病,妹妹每天一下班就會來我家照顧我和酸酸。洗尿布、做飯的事,妹妹一肩挑。那時,我覺得,有個這樣體貼的妹妹真是自己的福氣。
    沒過多久,小朱的崗位上來了新人,分擔了他的一些工作,他也有時間照顧我和酸酸了。于是,他和妹妹便成了“工友”,兩人每天商量“分工”。有時候,一個人的活干完了,就去幫另一個人干活。那會兒,我還天真地認為,這兩個我最愛的人相處得這樣融洽,也是我的福分。
    一開始,他倆分工干活時,效率非常高,堆了一天的尿布,很快就洗完了。可到了后來,他倆的效率越來越低了,兩個人在一塊兒待的時間也越來越久。我心有疑惑,但聽到妹妹總抱怨“孩子大了,尿漬洗起來要比原來費勁很多”,便又放心了。
  妹妹請我讓出丈夫
    1980年正月初二,我們一家三口回娘家過年。吃完團圓飯,把酸酸哄睡著后,我和父母便被妹妹叫回了餐桌旁,她說要宣布一件大事。我還和妹妹開玩笑,說她神秘的樣子很像只狐貍。
    于是,我和父母都坐好,面帶微笑等待妹妹宣布她的大事。沒想到的是,妹妹的大事,對我來說就如晴天霹靂——妹妹跪在我面前,請求我把小朱讓給她。
    我崩潰了。那一句話帶來的信息量太大,沖擊得我頭疼。我哭著沖出了家門,躲在小時候躲避父親打的角落中。在那個屬于自己的安全角落里,我流著淚,回想著妹妹和小朱的每一次交集,我漸漸發現,其實他們之間早已有了異常,可我只將那當成是親人間的互動。我怪自己太信任他倆,怪自己沒把那些信號當成危險,怪他倆的情不自禁……
    一個人在那個角落里待了好久,我突然想起了還在熟睡的酸酸。我發瘋般地沖回娘家,打開門,看到酸酸已經醒了,坐在母親的懷里玩耍。母親則一臉嚴肅地看著跪在她面前的小朱和妹妹。
    看到我回來,妹妹拉著我的褲腿說:“姐,我對小朱是一見鐘情,在見他第一面時就喜歡上了他。我知道他是姐夫不能逾越,但誰又能管得住自己的心呢?”
    妹妹的話,讓我覺得惡心。我看了小朱一眼,只見他一直低著頭,不說話,也不看我。但我知道,他的反應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,他要和我離婚。
    我難過不已,甩開妹妹的手,抱著酸酸回到了自己的家。那晚,我一夜未合眼,等著小朱回來和我解釋。可小朱沒有回來,父母來了。他們告訴我,妹妹拿著行李離家出走了。我趕忙打開衣柜,發現小朱的衣服也不見了。我這才知道,他們早已計劃好了,如果我和小朱離婚不成,他們就私奔。
    我徹底崩潰了,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我頹廢了整整一周,母親也陪著我哭了整整一周,眼睛都哭腫了。后來,我帶著酸酸搬回娘家,和父母一起生活。
    這事很快就傳到了單位,同事勸我“要想開”“那樣的男人不值得愛”“你就當沒那個妹妹”……可我知道,他們私下里都在嘲笑我的無能和大意。我在單位待不下去了,就出來做起了小生意。
    過了兩年,小朱回來和我辦理了離婚手續。那時,我的心態已經非常平靜了。
  再見妹妹,我該原諒嗎
    離婚后,我帶著酸酸搬出了父母家,單獨生活。沒過多久,我就聽說小朱和妹妹結婚了。此后多年,我和妹妹都沒有交集。
    直到今年4月份,父親被查出患了肺癌。住院做手術前,父親小聲對我說,他想見我妹妹,怕以后再無機會。要知道,自從妹妹和小朱私奔后,父母從來不在我面前提他倆,這一次也是迫于無奈。因此,我嘴上抱怨著“你見她有啥用,當心被她害了”,心里卻非常心疼父親。于是,我托朋友打聽到妹妹的電話,找人把父親病重并希望她回來探望的消息告訴了她。
    第二天,妹妹就趕了回來。趴在父親的床頭,妹妹哭了,她說,她其實很早就想回來了,只是怕我們不原諒她,一直不敢回來。原來,她和小朱結婚5年后,小朱就被別的女人搶走了。她一個人在廣州生活了30多年,非常想家。她請求父母能原諒她,想回來好好孝敬父母。父母流著淚聽完妹妹的訴說,然后扭頭看我的反應。我知道他們希望我能原諒她,但我真的做不到。可我也不忍心讓他們一直骨肉分離。我沒表態,默默地離開了醫院。
    后來,妹妹天天去醫院照顧父親,直到父親做完手術,出院回家。我則總是在給父親打電話確認她離開后才去醫院。
    前不久,母親再一次問我是否能讓她留下,我依舊沒有回答。我覺得我有能力照顧父母,她在不在都無所謂。更重要的是,她的自私,帶給我和酸酸無盡的痛苦。尤其想到酸酸小時候經常問我,為什么別人都有爸爸,就她沒有時的心酸,我更無法原諒她的所作所為。但是,我又不忍心讓父母在80多歲的時候,再一次面臨骨肉分離的痛苦。一面是年邁的父母,一面是多年的痛苦,我不知該如何選擇……

上一篇:扇子餅一扇解千愁 下一篇:省委老干部局在陽泉開展黨日活動

[1]

生活晨報網 http://www.5843880.com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區長治西巷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晉ICP備15000298號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2029
晉公網安備晉公網安備 14019902000180號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:(總)網出證(晉)002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舉報電話:0351-7117116
新聞熱線:0351-7117118 廣告/發行熱線:7117000/7117042 新聞監督:7117116 投遞質量:11185
建議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.0以上,Netscape 6.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瀏覽本站
舉報暴恐音視頻  山西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  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  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传奇霸业代言人 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免费单机麻将游戏 戴耳机的美女壁纸 中国十大美女校花图片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北京pk10直播视频 无网络免费单机斗地主 广东快乐十分app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
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免费单机麻将游戏 戴耳机的美女壁纸 中国十大美女校花图片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北京pk10直播视频 无网络免费单机斗地主 广东快乐十分app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